By Fhaini1943 on 23rd 7月

   植物构成的拱形房屋飞快消散,阿登高地的小雨还在淋漓,但是在荒漠中新生植物的能力明显已经消失了。

   剩下的雨水,就是很单纯的,滋润生命的普通雨水。

   夜林看了看地面上的铺垫,和在雨中淋湿半个小时差不多的迹象,基本上失去了再回收的价值,直接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因为地面在之前是很松软的沙地,在拿开铺垫之后,有两个小沙坑倒是尤为显眼。

   “拉上塞勒斯,去一趟虚无之境。”

   …………

   皇都根特已经陷入了一片欢腾的海洋,除了庆祝天界新生,到处都洋溢着对夜林的赞美之词。

   海上列车的铁轨不仅得到了修复,数量上也大为增加,对日后各大陆之间的交流,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天界的祈福祭祀最终还是举办了下去,时间就在夜林消失在阿登高地后不久。

   艾丽婕也明白,虽然祈福祭祀对抵抗卡勒特也好,驱逐安徒恩也罢都没有一丁点实质性的帮助,但她既然要借用“龙之皇帝”的预言,稳住自己的位置,这种仪式还是要走一走的。

   仪式之后的封赏也并没有被忘记,凡是顽强抵抗卡勒特的军人,都得到了应有的名誉和奖励。

   伊顿工业区由杰克特“坑蒙拐骗”拉出来的那一支队伍,暂时被乌恩上校管辖。

   闺房里的火辣女孩

   泽丁·施奈德彻底脱去了代理的帽子,正式成为根特守备队的队长。

   海岸守备队在海岚被卫星湮灭后,进入了彻查阶段,下一任守备队队长的位置空缺,尼贝尔暂时代理。

   希娅特她们也被授予特制的英雄勋章,表彰她们为天界所做的贡献,然后挂了一些名誉性质的军衔虚职。

   而半途神秘消失的夜林,由希娅特代替接受了一枚纯金质的勋章,和当初杰克特送给空空伊的那枚一模一样。

   当然这不是代表他会出任天界总司令,因为历史传统的规矩不能破,总司令不得离开伊斯宾群岛。

   这是因为塔娜考虑到未来莫斯匹斯一定会被政策关照,若是让夜林担任三个司令之一,人经常不在的情况下,难免有时会尽不到应该负的责任。

   所以她替夜林婉拒了无法地带司令一职,只接受了“大将”的军衔,和曾经的杰克特平级,所以作为不担任职位的补偿,艾丽婕才授予了这枚代表最高司令的黄金勋章。

   同时贵族议会中,有近三成直接被剥夺了“贵族”的身份,剩下的也是各种职位惩罚,大出血一般的遭遇。

   艾丽婕开始有意无意打击“家族”政治,追求能者居之,像是卢卡斯少尉这种不够资格的咸鱼,以后会大大减少。

   …………

   在一整天的惊心动魄后,皇都根特还残留着白天时的惊变,大街小巷都在热议纷纷,都意犹未尽。

   巨龙飞舞,贵族没落,卫星事变,海上铁轨……

   每一件事拿出来再经过添油加醋后,都能吹牛到大半夜还能保持新鲜感。

   ……

   某家街角的小酒馆,昏暗的角落里坐着三个看尽沧桑的老男人,桌子上摆着两瓶酒和一盘花生米,以及一碟酱猪耳朵。

   “呵,那小子,倒是一下子成了天界炽手可热的人物。”

   贝利特抿了一口酒,舒畅的砸了咂嘴,假如有十桌人在聊天,起码七桌的内容是和夜林有关系的。

   “他在阿拉德也这样,带着小队满大陆晃悠,解决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天鹰副首领施米特微微得意,仗着自己在阿拉德生活过一段时间,把夜林的事情也挑着有趣的说一说。

   贝利特和杰克特在年轻时也是老朋友,施米特则是在天鹰被尤尔根陷害,无奈去投靠卡勒特的时候,认识了这位卡勒特第二首领。

   杰克特本人对天鹰组织也有所调查,所以三人某种意义也都是熟人,老朋友。

   况且,这个年纪还能有人坐在一起缅怀年轻的肆意张扬,也算是一种幸运。

   “不过有一说一。”

   杰克特放下筷子,给自己斟上一杯美酒,惋惜道:“梅丽那个老妖婆今天下午有事找他来着,但是他人在重建铁轨后没了,让老妖婆等一下午还没等到,我敢保证整个天界,他算是头一个!”

   “哈哈哈哈,那小子说不定是提前得到风声呢,来,干杯。”

   一阵笑声之后,贝利特放下酒杯,揶揄道:“大将军,你的职位军衔被一撸到底,难过么?”

   “他难过个屁,小丫头……咳,皇女殿下摆明了是给他强行放假。”

   施米特一改温文尔雅的形象,不屑鄙夷道:“等到时机合适,还不是再被拉回来,坐他的大将军。”

   “不过,我说,你当初就是太耿直,职位高有什么用,也该回家看看了。”

   虽然是个会让杰克特伤心的痛处,但就事论事在对待家庭的态度上,杰克特明显做的有些不尽人意。

   很久之前,在杰克特凭借能力,很快于根特打拼出一片天地的时候,他的部下曾询问要不要派人接妻女回来。

   那个时候的杰克特还有几分中年人的热血,也可能是担忧政敌的针对,就以“不方便让部下去为自己家事而辛劳”给婉拒了。

   当然,那个决定成了杰克特如今最后悔的决定之一。

   “明天我就回去,就回去……”

   仰头闷了一口酒,曾经意气风发的大将军情绪有了明显的低落,施米特刚才是在劝他,也是在变相骂他。

   “算了,贝利特,你哪里弄来的酒?味道不错,等会送我两瓶。”

   施米特忙岔开话题,不再去刺激身边的老男人,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后悔药也没得卖。

   然而贝利特在无意识之间,又背刺了大将军一刀,炫耀道:

   “凯丽给的,我无儿无女,当初救了个倔强的丫头现在出息了,有钱人,安心养老。”

   呃……

   施米特顿了顿,不着痕迹瞄了一眼神色更加黯然的大将军,有些无奈。

   天鹰内部也是“师徒”形式的技艺教导,每一个后来的天鹰成员,都会把师父当做父亲来看待。

   他在组织里备受敬仰,养老当然是不用愁的。

   当即给杰克特倒了杯酒,安慰道:“你还有乌恩,那孩子也很忠义。”

   杰克特闻言苦笑摇了摇头,又一次一饮而尽,虽然举杯消愁愁更愁,但酒能暂时麻痹自己的思维,就够了。

   突然……

   “船长,你买完没有?”

   “别急嘛丽贝卡,我都一天没尝到酒味了,你先和娜塔莉亚回去也行,我等等就来。”

   “麻烦!”

   在杰克特扭过头的时候,只见到一位橘黄色发丝,穿着整齐身材高挑的姑娘,踏出了酒馆。

   那一瞬间看到的侧脸,是一张很陌生的脸……

   “天界叫丽贝卡的,单单皇都根特,没八百也有五百,这是个平常的名。”

   施米特也瞄到了那个出门的姑娘,安慰着拍了拍老友的肩膀,不是所有叫丽贝卡的,都是你女儿。

   再说了如果你女儿当真在根特,怎么会不去找你呢。

   就算对你有家庭上的怨言,起码也应该找自己的小弟乌恩吧。

   “我知道……”

   杰克特苦涩回头,叹道:“之所以我一直没张贴寻人启事,也是因为我当时的身份,可能会有很多丽贝卡来认亲。”

   “呸,还不是你文化水平太俗,就会取个这样的名字。”

   嗤笑一声,贝利特手指点了点桌面,已经有点上头,大着舌头吐槽道:“要是当初你女儿名字叫什么量子爆弹,第八战神,可爱大毛熊,你看她能失踪了?扯淡!”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