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3rd 7月

沈若兰的质问,让程耀阳心头都是一惊。

刚刚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他根本没有去细想。

他只是看到了沈安安站在那里,而危险向她袭来。

下意识……

可,就因为这个下意识才是最可怕的。

幸好,他受过严格的训练。

一切的表情,该外露的外露,该内敛的内敛。

刚刚的失控,让他震惊,却也很快恢复如常。

程耀阳不看沈安安一眼,径直走到床边。

温柔如水的声音问道,“若兰,你怎么样,还疼吗?”

沈若兰还沉浸在刚刚的愤慨中,“你,你为什么要帮她?你是不是还喜欢沈安安?”

一句质问,激荡了程耀阳的心灵深处。

明媚阳光下的心扉

不,他从未喜欢过沈安安。

他对沈安安,不过是利用而已。

“我喜欢的是你!”

程耀阳的郑重其事,却少了太多情人间该有的亲昵。

沈若兰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更多的是慌张。

仰起头,可怜楚楚。

“耀阳,我变丑了,你会不会不要我?”

“怎么会?我已经向媒体宣布过我们的婚期了,你放心!”

沈若兰揪紧的心,稍稍放下。

眼泪止不住的流,委屈至极。

抓住程耀阳的衣袖,恳求的眼神望着他。

“耀阳,我的伤是她,是沈安安做的,你一定帮我查清楚,好不好?”

程耀阳这才看向沈安安。

镜片后面的一双眼眸,夹杂着太多复杂的情绪,让人无法窥探。

“你怎么知道是她?”

“我就是知道,她就是嫉妒我和你在一起!”

程耀阳眸色一瞬讶然。

看向沈安安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沈若兰仰起头的方向,正好看到男人的眼神。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

他对沈安安的感觉,绝非他口中说的那般愤恨。

沈安安那么算计他,他竟然还对沈安安有感觉?

“耀阳?你不信我吗?你别忘了,我才是你最重要的人!”

沈若兰刻意将“重要”两个字咬的清晰。

多少带着威胁的意思。

她手里攥着程家想要的东西,就不信程耀阳愿意顾此失彼。

程耀阳目光收回,划过一丝阴沉。

唇角一勾,惯有的淡笑。

抚摸了一下沈若兰的头,言道,“我当然知道谁才是我重要的人!”

沈若兰不自然的抿唇,乖巧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就好,耀阳,我……”

“别多说话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多休息,不要胡思乱想!”

看似关心,其实是打断了沈若兰的话,不想再继续聊。

程耀阳转头,“沈叔叔,我有些话想跟您说!”

沈长坤本就心有疑虑,正想有人为他解惑。

“好,那我们外面说!”

两人从沈安安身边经过,程耀阳没有停留,直接走了出去。

沈长坤则眼神复杂的看过来。

沈安安知道沈长坤此刻心里应该是天人交战,不知道该相信谁的状态。

好心提醒,“二叔,程家也好,我也好,您不用非得相信哪一方,

只是您要记得,您是沈家的人就行了!”

沈长坤走了。

沈若兰恶狠狠的瞪着沈安安。

“沈安安,你别得意的太早,你对我做的一切,我会加倍奉还!”

沈安安失笑摇头。

“你还是好好养你的伤吧,别怪我没提醒你,

自信是好事,盲目自信却不可取,

小心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完,悠然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一阵巨响。

那是沈若兰泄愤和咒骂的声音。

……

沈安安打了电话,叫冬儿开车到门口。

就在站在医院门口等车的时候,程耀阳从后面疾步走了过来。

“沈安安,你跟我过来!”

“你干什么?放手!”

沈安安手臂一挥,却并未甩开程耀阳。

不禁惊讶的看向他。

从前也和程耀阳交过手,却从未感觉过这个削瘦温雅的男人会有如此力道的手劲儿。

难道原来都是他故意掩饰?

程耀阳低沉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威胁。

“别让我在这里动手,对你我都不好看!”

沈安安讽笑,“我无所谓,现在我若是喊非礼,你觉得谁更难看一些?”

程耀阳并不为所动,一手桎梏住沈安安,竟还能腾出一只手来,把眼睛摘掉。

露出双眸的程耀阳,沈安安都很少见到。

尤其还是如此近距离。

他的眼睛不算大,眼窝也不似宫泽宸那般深邃。

可去除了玻璃镜片的掩盖,还是能让人轻易的感觉到那眼底的冷漠与莫测。

“你当然可以喊,可别忘了,没有人是无坚不摧的,

你也有软肋,还不止一个!”

沈安安顿时警觉,“你什么意思?”

程耀阳忽然诡异一笑,“岳子川能做的事,我也可以!”

沈安安眸光如炬,顿时明白了程耀阳的话。

上一次岳子川派人去找养父,这件事程耀阳竟然知道?

如今,要如法炮制!

“你敢!”

“不如试试?”程耀阳胸有成竹的问道。

沈安安难以分辨程耀阳话的真假,可她不敢拿养父的事开玩笑。

怒视问道,“你想怎么样?”

程耀阳手上力道未松,似笑非笑,“别紧张,只是想找你聊聊!”

沈安安不得不顾大局。

“好,那你先放开我!”

“可以!”

程耀阳很好说话的将她放开,这样沈安安更加不敢走。

他敢放开她,必定是势在必得。

“说吧,要聊什么?”

“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跟我走!”

沈安安呵了口气,“跟你走?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程耀阳将手机的视频点开。

画面里,养父正在修理铺忙碌着。

然而,门口站着三四个年轻人,看似寻常,却一点儿都不简单。

“这样可以请得动你了吗?”

沈安安咽下怒意,微微一笑。

“那我就赏你这个脸!”

程耀阳做事向来低调,从不炫富。

这辆黑色的辉腾,一直开到他当上了行政长官。

一般人不太懂车的人,都不知道这车其实是上百万的豪车。

当然,在富人圈里,这的确算是低调了。

沈安安忽然言道,“我来开车!”

程耀阳疑惑,“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

沈安安哼了一声,“你不需要知道!”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