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3rd 7月

静雯看到于秋枫和林寒,一前一后的走进了电讯处的大门。她已经发现于秋枫的脸色不是太好,怎么看都是生气的样子。

她看到林寒一脸无奈的样子,就笑着迎了上来,说道:“枫姐,小林哥,你们终于到了,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了呢?”

于秋枫笑着对静雯说:“静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林寒也笑着对静雯说:“辛苦你了,静雯。”

静雯笑着说:“没事的,宿舍已经准备好了的,今天天气还不错,要不我们在院子里坐坐,喝喝茶。”

于秋枫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觉得静雯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不好意思拒绝她,就没有说话。林寒赶紧说道:“好的,我们就坐一坐吧,晚上吃得太多了,休息一下。

说着就静雯使了一个眼色,静雯会意的点点头说:“枫姐,这边走。”就带着他们来到院子里,那里已经摆上了桌椅。

军统局电讯处的办公室是几栋平房围成的小院,这里面种植着花草,这会儿夜风徐徐,周围一片寂静。

静雯请林寒和于秋枫坐下来,新沏了茶,然后也坐了下来。她看到于秋枫不搭理林寒,气氛有些沉闷,就笑着说:“枫姐,听说今天是度庐请客,吃什么好吃的啦?”

于秋枫笑着说:“你不要说今天还真有特色菜,度庐是下厨,做了一道‘渣渣牛肉羹’,说实话还是很好吃的。”

林寒也接口说道:“枫姐说得不错,那道菜最好吃。”

于秋枫没有理林寒,而是对静雯说道:“我琢磨了一下,其实那道菜也不难,我回家也可以做,静雯妹妹,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来我家做客,我做给你吃,味道一定不会比度庐做的差。”

大眼美女樱花树下清纯白皙气质迷人写真

静雯开心的说道:“好啊,枫姐,有机会我一定去你家拜访。”

林寒赶紧说道:“好啊!静雯,下次我们一起去枫姐家中。”

于秋枫白了他一眼说:“我是请静雯妹妹,又没有请你,你激动个啥?”

林寒听于秋枫,这么说就知道她的气已经消了,笑着说:“枫姐,我只陪着你们,看着你们吃也可以啊!”

于秋枫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你哪一次来家里吃饭,不是你和秋离吃的最多,还不吃,你做得到吗?”

林寒赶紧笑着说:“哈哈,都是秋离吃得比我多,我下次可以少吃一些。”

静雯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他们,从两个人的对话,她感受到林寒和于秋枫的关系真的是有些超出她的想象,不过她依然笑着对他们说:“小林哥,枫姐不会让你饿着的。”

于秋枫白了他一眼说:“静雯,看他的表现,表现不好,就让他站着看我们吃。”

静雯笑道:“好的,我都听枫姐的。”

于秋枫和静雯相视一笑,看着一脸无辜的林寒望着他们尴尬的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

◇◇◇

林寒躺在电讯处静雯为他准备的寝室的床上,很舒服。寝具都是新换的,看着自己睡的花枕头,他就知道那是静雯的。

不过林寒现在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至于于秋枫和静雯的感情问题,都不是他现在关注的重点。

今天赴宴之后,他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或许可以通过度庐的关系建立一条由大后方通往沦陷区的通道,对未来的行动更加有利。

林寒对最近各大报馆对大夏传国玉玺一事的报道感到非常满意,说明汤池州和胡成祥在幕后的推动的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通过这段时间舆论的铺垫,现在到了那位所谓的大夏皇帝明玉珍的后代,携带传国玉玺闪亮登场的时候了。

林寒头脑中突然闪现出李长乐那胖乎乎的模样,心道:你这小子,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对你进行培训,大戏马上就要上演,你可不要演砸了。

说实话,林寒对李长乐的,演技还是有一点担心的,毕竟他缺乏经验。

◇◇◇

林寒和于秋枫走进沙坪坝“新知识书店”的时候,让书店老板吴海容刚到非常惊奇,连忙把他们两个让进了办公室坐下来,还亲自沏上了茶。

吴海容笑着对林寒说道:“先生,最近有一段时间没见您了,不知在哪里发财。”

林寒笑着说道:“吴老板,上次一别之后,也没有忙什么,接识了几位古玩界的朋友,另外抽时间去了一些乡下,你是想找些好宝贝啊!”

吴海容听林寒这么一说,非常感兴趣的看着他说道:“先生,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淘到宝贝了,有什么好东西,说出来分享一下吧!”

林寒笑着说道:“这一趟去乡下呀,确实还有些收获,只是没想到啊,这件事还无意中走漏了消息,现在搞得社会上沸沸扬扬的,让我有些害怕了。”

吴海容瞪大双眼有些不信的看着林寒,问道:“林先生,难道那个大夏国的玩意儿是你弄出来的?”

林寒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不瞒吴老板,这件事情也是偶然,前些日子我在乡间行走,无意中遇见的。可惜呀,走漏了消息,倒让我有些进退两难了。”

吴海容开心的说道:“林先生,有没有找人鉴定过,那件东西是不是真的?”

林寒说道:“我已经走专业人士看鉴赏过了,这个东西不是赝品。”

吴海容有些怀疑的看着他说:“林先生,我也看到各大报馆的相关报道,对那件东西众说纷纭,各执一词,林先生真的这么肯定。”

林寒肯定的点了点头说:“我确定是真品。”

林寒心中暗笑,我可是历史专业毕业的,对大夏国的历史,我掌握的史料可是远远多于你们现在这个时代已发现的资料的。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是我自然有理由说明这东西是真的。

吴海容点点头,有些怀疑又很羡慕的说道:“林先生那你是淘到宝了,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林寒有些迟疑的说:“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我心里真的有些打退堂鼓,我想还是让这段时间的热度消退之后再说吧。”

吴海容笑着说:“林先生,如果你信得过我吴某,我倒是有些出货的渠道,完不会受社会新闻和大众的影响。”

林寒有些无奈的点点头说:“吴老板,不瞒你说,我现在心真的是很犹豫。”

这时,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于秋枫对林寒说道:“我看这个事情,我们也不用着急,我们还可以问问宋老板、楚老板还有欧阳老板他们的想法。”

吴海容顿时用一种吃惊的眼神望向于秋枫。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