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4th 7月

刚刚回来的哨兵只是说看到了几十个鬼子朝着酒坊岭而来,他们并没有看到后面大队的鬼子,冯锷知道在那个战场上,几十个鬼子根本不敢到处乱晃,他们的后面肯定跟着大批的鬼子,说白了,这批鬼子就是探路的。

冯锷命令哨兵继续侦查,一定要探明鬼子真正的兵力情况。

“战壕清理的怎么样了?”

冯锷回头问着工兵连连长朱明。

“水基本没了,不过还是很泥泞。”

朱明摇着头,工兵连的弟兄一直在忙活,把原来残存的战壕清理出来,打通交通壕,加上为重机枪挖掘掩体,整个阵地上,现在堪堪弄出两道战壕,而且这两道战壕的防守方向都是湖口方向,封锁大道的工事现在根本没来得及。

“让闵飞的火力支援排和王宁的直属排进入战壕,其他的弟兄撤到战壕后面的单兵掩体里,等待命令。”

冯锷命令弟兄们紧张起来,这半天的休息时间,直属营的弟兄们基本上都是躺在散兵坑的泥泞中睡过去的,对于这些随时可能死亡的士兵来说,已经习惯了。

“呼呼呼……”

十多分钟后,十几个哨兵集体跑了回来,他们一边跑一边示意后面的鬼子临近。

“什么情况?”

冯锷皱着眉头问道,这种情况,一般是大股鬼子靠近才会都回来。

爱笑的氧气女孩天真无邪室内生活照

“大约一个中队的鬼子,已经从湖口出来了,应该五分钟后就能看见了。”

带队的班长比划着,示意冯锷拿望远镜朝湖口的方向看。

“有什么重装备?”

冯锷伸出手,王宁把望远镜递给冯锷。

“四门迫击炮,没有步兵炮和野炮,其余的就是重机枪和掷弹筒。”

哨兵摇摇头,这种情况太诡异了,应该是后面还有大队的鬼子,这个区域现在已经达成了一锅粥,鬼子不是傻瓜,他们后面没有炮兵和大队人马,一个中队的鬼子出来可能就回不去,因为这片地区至少还有中国的三个师在活动。

“到后面去休息,所有人隐蔽,没有命令不准露头!”

冯锷大喊着,趴在了地上,把望远镜凑到眼睛上,不停的来回移动,试图发现靠近的鬼子。

在八百米开外,几十个鬼子排着散兵线,拉的很开,几个人交替掩护着向这边逼近。

在波田重一的思想中,现在酒坊岭应该已经没有中**队了,毕竟湖口已经丢失了,中**队再呆在这里意义不大,除非他们想反攻;可是当占据地利优势的中**队守都守不住,他想不出来中**队拿什么进攻,所以他派出来的这个中队只是来占领阵地防守的。

死寂的阵地上到处都是大雨过后的痕迹,鬼子的军曹一边前进,不时的举起望远镜观察,他没能看到军队防守的痕迹。

“那里应该是145联队的勇士,他们昨天晚上失败了。”

军曹嘀咕着,他看到了那一堆鬼子士兵的尸体。

冯锷没有进战壕,就趴在散兵坑里面,头上的钢盔上糊满了泥浆,远远的看去,他已经跟泥泞混为了遗体。

这帮鬼子兵应该是一个不满编的小队,两挺歪把子机枪、两具掷弹筒,其余的是步枪,鬼子兵走走停停,时不时的举起步枪朝周围晃动。

这就是素质,哪怕这帮鬼子兵大部分是台湾的汉奸,可是这些汉奸在鬼子的队伍里呆久了,他们已经习惯于鬼子的战术,就连搜索的动作都差不多。

“四百米!”

冯锷默算着距离,希望鬼子不要再前进,而是等后面一个中队的鬼子到了之后一起上来,因为他原本的计划是利用周围的环境阴他们一波,可是如果这帮鬼子继续前进,就不得不开枪,后面的鬼子会不会再上来,就两说了。

“唰唰唰……”

冯锷开始从散兵坑爬出来,速度非常慢,他害怕被鬼子发现了,直到他爬到战壕边上,他才一个咕噜翻进去。

“去后面,让所有枪法准的士兵都过来,等下你的机枪、所有的快慢机都不准开火。”

冯锷招手之间,让王宁去后面传令。

“营长,准的标准是什么?”

王宁茫然的问着冯锷,如果是以冯锷为标准,恐怕这帮弟兄没有人能达到。

“三百米,能击中鬼子就成;人不会要太多,凑二十来个就成。”

冯锷说完之后,王宁弯着腰在战壕里面奔跑,冯锷的标准还是高,就这标准,他的直属排就能挑出来两个,其余的的让后面的弟兄凑了。

“呼呼呼……”

很快,王宁带着二十多个弟兄过来了,冯锷放眼看去,发现有一半的人都是班排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战场上,老兵的枪法本来就比新兵要好很多。

“他女马的,鬼子要干嘛?”

冯锷探出半个脑袋,又瞅了一眼,发现鬼子在四百米的地方停下来了,趴在地上,不知道他们想干嘛!

“四百米的地方,有三十多个鬼子,如果他们继续前进,到了三百米,我会开枪,你们继续等待,等鬼子到了两百米,你们开枪,瞄准了,别部打死,让他们跑步回去就成,明白吗?”

冯锷交代着,他有点担心自己的意思这些弟兄不明白。

“就是让他们死不了,又跑不了呗!”

一个老兵班长点着头。

“对,就是这意思。”

冯锷点点头,重新爬在战壕上,让这些弟兄准备。

在冯锷的望远镜中,鬼子又开始动了,步枪兵猫着腰排着散兵线向前推进,他们小分队与小分队之间拉开了差距,一边警戒一边向前推进,战术极其的猥琐。

“呼!”

“咔嚓!”

冯锷长出了一口气,他决定给这帮鬼子弄点动静,让他们加快点速度。

“噗!”

冯锷从战壕翻了出去,爬在散兵坑里,他的动作有点大,泥浆跑进了他的口中。

“砰!”

冯锷开枪了。

“啾!”

子弹从一个鬼子的耳边呼啸而过,冯锷根本没瞄准,他是怕一枪一个把这几十个鬼子吓回去了。

“咔嚓!”

“呼呼呼……”

冯锷现在扮演的就是一个孤胆英雄,弯着腰跳进战壕。

“砰、砰、砰……”

受到子弹警告的鬼子开枪还击,子弹追着冯锷的屁股落在泥泞中。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