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5th 7月

对钟盼盼提到的案子,吴敌有些好奇。

他看得很透彻,不让钟盼盼继续参与,还给立了一功,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案子太过危险。

做警察很不容易,要冒一些风险是很难避免的。

但是钟盼盼毕竟不是一般人,她是钟家姐,身份金贵的很。

一般的案子让她参与,没有问题。但一旦涉及到比较危险的案子,钟家是不可能愿意让她去冒险的。

所以,吴敌觉得,这次钟盼盼被撇开,很可能是钟家在暗地里使力的结果。

但是京城是天子脚下,一般情况下,是不太容易出现特别恶性的案件。

而能让钟家如此紧张的案子,不可能是案子,所以吴敌才好奇,到底是什么案子。

虽然钟盼盼对吴敌没有什么好态度,但还是回答了吴敌的疑问。

“不是和你过吗,还是上次那个流浪汉失踪案。”钟盼盼没好气地道。

吴敌顿时了然,钟盼盼上次刚回京城的时候,就提过这个案子。是有很多流浪汉神秘失踪了。

钟盼盼被调到京城,就是因为这件案子。

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

当时吴敌还觉得,京城这边是看中了钟盼盼那超高的破案率。现在看来,不定只是钟家想把这丫头弄回京城,调查这件案子只是个由头。

“你找到了什么线索?”吴敌问道。

提到这个案子,他也有些犯嘀咕。

之前他甚至怀疑这是那些苗族养蛊人的手笔,抓这些流浪汉是为了培育蛊虫。

钟盼盼郁闷地道:“我已经找到他们的落脚点的大致范围了 ,这两天应该就会有突击行动,可偏偏不让我参与,气死我了!”

吴敌倒是对钟盼盼有些刮目相看,看样子,钟盼盼在江城破案率那么高,不是薛虎帮忙的功劳。

她自己的能力,应该还是不错的,不然这么一件让京城警方束手无策的案子,也不会这么快就让她找出线索。

不过吴敌倒也觉得钟盼盼最好还是不要参与这最后的行动。

若背后真是苗疆养蛊人,那么这次行动会非常危险。

就算不是,能绑架这么多人的团伙,也绝对不是善茬,危险性还是很大。

try{d1('gad2');} catch(ex){}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