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6th 7月

吴三宝这么说,吴步平也是顿了顿,随后才是过去。

吴三宝则是小声的道“步平,这人依我看,多半就是少主了,咱们待会……”“不着急相认,我稍后找个时机坦白。”

吴步平也是低声道。

“可是刚才那些怀疑,都是南宫青阳找出来的怀疑,但是我们本家的这些兄弟,你难道也信不过嘛?”

吴三宝有些不满的道。

虽说大家一路走来,基本上共同的利益是压到了一些不爽的地方,可是相对来说的话,总还是有些小小的不爽的。

吴三宝就对南宫青阳这等怀疑人的事情,表示相当的不屑。

但是吴步平闻言却是苦笑了一声。

话说吴三宝虽说是个盗墓世家出身,在吴家之中也是承担着一个不轻不重的位置,但凡是有些需要下墓去研究的东西,都是他们一脉的事儿,可是得到待遇的时候呢,却比起别的支脉似乎要下等一些。

这也就是吴三宝为什么这么不满的原因了,不过吴步平却是深知人心的可怕,这要是真就这么卖出去了,只怕这么一路走下去,倘若顺畅的话,也就罢了,要是稍有不顺,有些人的心思一活络,那可说不准的事情。

当下他也是轻声道“这件事,你且听我安排,少主的谋划我们不懂,但是我并非是不相信我们族中的弟兄们,可方便起见的话,我们先找到少主,问清楚来意,要是少主承认了,那也就罢了,到时候一切以他为主可好?”

“好。”

红唇火热青清纯美女个人素净写真

吴三宝也是连忙点头道。

说老实话,在场的几个人,其实非要说和吴敌很熟悉吧,那还真是不至于,有些甚至都是没有见过吴敌的面。

但是他们的心中,就是对于这位神秘的少主,有着一种天然的信任。

不说别的,就单单吴三宝听说的,和氏璧便是吴敌发掘出来,就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此时众人都束手无策的墙壁,竟然是被吴敌给钻了过来,甚至还放了信号让他们进来,这也就是难得的事情了。

对于吴敌,可以说是迷信了。

此时吴三宝也是老老实实的,收起匣子,一众人也是在他的指引下,飞速的朝着吴敌所在的方位前进了。

然而吴敌那边,一把火放了,他倒也没闲着,虽说准备蹲在那边看看有哪些人进来,不过看到了余头陀等人进来的同时,却又有另外一种异动。

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时的他,正站在一条好似河流一般的水道旁边,蹲下来看着这里边的东西,也是陷入了沉思。

“这东西,竟然好似是有生命的血脉一般,可是要去触碰的话,也不知道究竟是会发生什么。”

吴敌默默的点上了一支烟,也是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

此时他所处的位置,左右都是乱石,可是下面却潜藏着大约两三米宽度的一条怪河。

按照吴敌的理解,此处地下三四百米的深度,要说有河流的话,那也该是地下河,可是眼前的怪河,里边流淌着的,吴敌怎么看也不像是水。

浅灰色的液体,在顶上那冷光的照耀下,也是熠熠生辉。

吴敌用灵觉探查过去,可是跟那土墙一样,这东西竟然是隔绝的了灵觉。

但是吴敌刚才在那城墙被锤的时候,之所以不顾一切的赶过来,就是因为这地方,好像发生了剧烈的波动。

这股波动,好似是有生命诞生了一般。

可是等到他赶到这里,却是没有任何动静,风平浪静的让吴敌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灵觉出现了差错了。

犹豫了片刻,吴敌站在不远处,轻轻将手中的烟头弹了过去。

但是就好像没有事情发生一样,烟头缓缓的落在了那怪河上,吴敌谨慎的没有跟着过去,而是站在原地,瞧着那烟头漂浮在“水面”还在缓缓的燃烧着。

这果然不是地下水,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后,吴敌刚准备上前,谁知道烟头燃烧的地方,却突然出现了一股凝重的压迫感。

吴敌立马往后退了两步,却看见那水面上,好似张开了大口一般,将那烟头直接的给吞了下去!这一切的场景,让吴敌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都没有发现身后赶来的一众人马。

而身后赶来的吴步平等人,也是被惊呆了。

他们不远处便是清楚的看见,那水面上浮现出一张巨大的人脸,恶狠狠的将那烟头给吞了下去。

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磅礴的气息也是席卷了河边,吴敌猛地回头,却正好看见了南宫青阳和吴步平两人呆呆的看着自己。

此时见面,本来应当是有种种东西要说,可此时的吴敌,却只来得及说那么一句话。

“走!”

他一声大吼,而远处的小河上也是出现了一种低沉的咆哮。

吴敌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那浅灰色的河流里,液体不再是向着一个地方流淌,而是以烟头为元点汇聚,河水逆流之下,也是直接成就了一个浅灰色的怪物。

这怪物一张人面才是浮现出来,吴敌便是跑的比兔子还快了。

吴步平等人听到吴敌这声音,也来不及确定吴敌的身份了,这时候谁也不知道这怪东西究竟是有什么本事,这么个霉头,谁乐意去触碰谁去就是了,反正吴步平是没有这么个想法和这不知名的怪物硬碰硬一下的。

“跑!”

他也是一声大喊,本来才是赶过来的吴家人和南宫家族的人,也是直接掉头就走。

而南宫青阳也是直接贴到了吴敌身边,低声喊道“吴敌,是不是你!”

吴敌惊讶的回头一看,可南宫青阳此时却是沉声道“吴家和南宫家族,见过吴双了,我们都知道你为何要隐瞒身份进来了,但是此时你若是再隐瞒下去,只怕是吴家众人有些不妙!”

吴敌听到这话,也是猛地一愣“你说什么?”

“吴双见过我们了。”

南宫青阳也是压低了声音,沉声道“吴步平也找到你的内劲气息了!”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