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6th 7月

桥本的父母在讨论之后决定还是去院长推荐的东京医院那里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控制方案,顺便在东京登记下肾脏移植的申请,因为娜娜敏和健太的血型都和父亲不一样,想要给父亲移植肾脏也做不到,想要痊愈的希望就只能寄托于器官库里有合适的配型了。

虽然目前桥本父亲的病还处于早期,通过药物治疗食物控制和透析可以坚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日本的器官需求实在是供不应求,等一个合适的器官等上好几年甚至到最后也没等到的情况一点都不少见,不少人被逼的只能出国去寻找合适的供体,像尿毒症这种一旦得上就只会不断向坏发展的不可逆疾病,还是早早准备比较好,换肾的经济负担虽大,但能让亲人活下去的方法怎么都不可能随便放弃。

事不宜迟,治疗方案需要尽快确定,只在医院住了三天,桥本父亲的身体情况稍稍稳定下来,就在桥本母亲的陪同下坐上了去往东京的飞机。桥本健太被送到了札幌的外婆家暂时照料,不想离开的娜娜敏拒绝了一起离开,选择暂时留在自己家里。

今天是十二月三十号,未来一大早就跑来了桥本家,两人说好了白天未来会过来帮桥本一起打扫卫生收拾屋子,收拾好了两人再一起回到未来家准备明天过年。

“娜娜敏为什么不和健太一起去札幌那边,一般来说过年还是和亲人在一起比较开心吧”坐在地上将不用的东西堆在门口按照要求进行分类,未来随口问道,能和娜娜敏一起过年她当然是超开心的,但桥本自己的心情她也想尽可能的考虑下。

“未来和我一起过年不开心吗,不愿意的话,我一个人过也没问题哦”没有直接回答,正在擦拭洗手池的桥本抬头白了一眼未来反问回来。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能和娜娜敏一起过年像是做梦一样,不如说务必请娜娜敏赏光陪我一起过年”未来瞬间由盘膝坐的姿势变成了正坐的姿势,一脸认真的拜托到。

“那勉强答应你了”余光瞄到了(¬_ゝ¬)未来的动作,桥本压了压嘴边的笑意,继续保持着擦水龙头的动作。

“唔~~~虽然很开心,总觉得娜娜敏刚刚在欺负人,太狡猾了?(?`′?)?”没探听到桥本的想法,未来赌气的把脸鼓成了包子状,不再说话埋头干起活来。

擦完水池才发现一早上嘴都没闲着一直唠唠叨叨的未来竟然就这么沉默了下去,本质很宠未来的桥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手洗干净走到了未来身边,蹲了下来。

某个稍稍闹别扭的高坂赌气故意扭头不看她(??x??),把手里正在分类的杂志翻得哗哗响。

轻笑了一下,桥本主动开口说道“呐,这个房间未来很熟悉吧”

清纯美女的清新性感

“诶?”没想到娜娜敏会突然这么问自己,沉迷赌气的未来一时没反应过来,停了一下才说道“当然熟悉了,我都来过这么多次了”说实话未来对这里完已经是和自己家差不多的熟悉度了。

“是吧,很熟悉呢,虽然不是多好的住处,我也在这里生活了不短的时间,每天从这里出发,晚上再回到这里,很安心呢”桥本用有些留恋的眼神环顾了一圈房间。

不知道桥本要表达什么,未来歪着头看她,等她继续说下去。

“可能要被卖掉了,这个房子”桥本的声音很平静。

“哈?”未来大吃了一惊“为什么?”

“因为是贷款买的呢,父亲那个样子的话能不能工作还不一定,我和健太在上学,还有医药费之类的,只有母亲一个人工作,要负担的话太困难了,正好老房子一直都没有卖,虽然破旧了些收拾一下住人也完没有问题,这几年房价多少涨了一点,父母商量了之后决定卖掉这个房子,这样也宽裕些”手指摩擦着面前的地板,桥本奈奈未声音平静的叙述着。

“怎么说也是陪伴我长大的房子,最后一个一起过的新年,不好好收拾一下是不行的呀”冲着未来笑了一下,桥本拄着膝盖站了起来“这就是我不走的理由,都告诉你,别闹别扭啦。”说完还用脚轻轻点了下未来的后背。

“对不起,娜娜敏——我”未来不自觉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都告诉自己是很好,但这个原因也太伤感了。

“你又没做错什么,说什么对不起,快干活吧”桥本倒是一付不在意的样子。

“嗯,会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未来依言低头干起活来。

明明是和刚才相同的工作,未来的心情却变的完不一样了,连只算是房子“常客”的自己都觉得依依不舍,桥本又怎么可能像是她说的那样毫不在意。

整理好垃圾的分类,未来站起来和娜娜敏一起打扫卫生,手法是前所未有的轻柔,连每一个家具的清理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笨手笨脚不小心弄坏了什么,甚至有点神经兮兮起来。

收拾好卧室准备收拾客厅的桥本刚出来就看到未来用像是给小婴儿擦脸的感觉在擦沙发,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未来酱你在搞什么,按你这个擦法天黑了都收拾不完”上去一把抢过未来手里的抹布快速的擦拭起来。

“还不是娜娜敏说的,让我感觉每个家具都跟马上要告别的老朋友似的,不自觉就”未来扭扭捏捏的嘟囔道。

娜娜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平时看你挺聪明的,怎么时不时就犯傻,房子又不是马上就会卖出去,就算真的卖出去了家具也是我们家的会一起搬走,你和沙发在这抒什么情”

未来:Σ(☉▽☉“a →(ΩДΩ)

如果是动画片的话,未来觉得此时一定有一只乌鸦叫着傻瓜从自己头顶飞过。

还好犯傻带来的羞耻感击破了未来本来有点伤感的小情绪,看着娜娜敏拿着抹布擦的起劲,她也没打算把抹布夺回来,去屋里拉出了吸尘器麻利的干起活来。

在两人马力开的扫除下,不到下午四点就将房子收拾好了,扎紧最后一个垃圾袋放在门口,未来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接下来只要走到时候把垃圾带出去就部搞定了”看着变得干干净净的房子,未来的心中还升起了小小的成就感。

“过来喝杯水休息下”桥本从厨房倒了两杯水,坐在沙发上招呼未来。

颠颠的跑到沙发边紧挨着桥本坐下,未来环顾了一圈房间,有点感慨“已经定下来要出售了嘛,真是有点舍不得”

“倒是还没完定下来,父母说的是如果接下来比较困难的话就把房子卖掉”桥本抿了一口水“不过和定下来也差不多了,现在的情况,会变得困难不是理所当然”

未来突然觉得喝到嘴里的水有些不是滋味,轻轻晃着手里的杯子,看着水在杯子里渐渐形成一个小漩涡,小声说到“也说不定就不用卖了”

看着比自己还要在意的未来,桥本笑着捏了捏未来的脸“你倒是说说怎么就不用卖了”

本来只是像是闹别扭的孩子一样不肯接受现实的未来突然想起之前打电话时父亲说的话‘经济方面我会想想办法的’,没由来的有了一丝希望,眼神中也多了抹光彩“可能真的会有转机呢,我会努力的

“未来要怎么努力?”娜娜敏倒是只以为她在安慰自己,开玩笑似的问道。

八字没一撇的事未来也不能先说出来,万一要是没办成不是让娜娜敏更难过,想了想说道,“等过年的时候我们去神社参拜向神明许愿,只要心意够诚,一定会被保佑的”

神明嘛…娜娜敏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水杯,要是真的能实现就好了…“好啊,就向神明许愿吧”说完一口喝完了杯里的水站了起来“走吧,我们准备出发,一会收垃圾的人就该过来了,错过就不好办了”

未来也一口干掉了杯里的水,将空杯子洗干净放好,两人最后检查了一遍家里没什么遗漏,准备出发。

没让桥本动手,未来一个人拎着两大袋垃圾先走了出来,桥本家的玄关处已经摆上了一对门松,是未来早上来的时候带过来的。按照日本传统,过年家门口一定要摆一对由竹子和松枝绑成的门松,就像中国贴对联福字一样,寓意请年神,获得祝福。虽然近年来有些家庭嫌麻烦,挂两个从圣诞节的圣诞树上折下来的松枝了事,惠子外婆还是认真的准备了两盆门松让未来特意带过来。

会有好兆头吧,看着桥本锁好了房门,未来在心中祈祷了一下,她是一百个不愿意桥本家搬走,桥本家的老房子未来小学的时候也是去过的,当时就又老又旧,这几年又没住人,肯定变得更糟,更重要的是那里离她家远啊,要是没有她叫,娜娜敏怎么起床。

就当为了自己女儿未来的幸福,老爸啊老爸,你可一定要靠谱。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