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6th 7月

“所以,吾等必须想一个万全的对策,才能着手清剿这两股异神势力!”雅典娜望着众人说道。

众圣斗士当即议论纷纷,开始了探讨。

殷十七想了一下,出列道:“雅典娜大人,属下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你说!”

御座上的少女点头示意道,底下的一群圣斗士也随之投去好奇的目光。

“我们或可以尝试与冥界联军!”殷十七郑重地说道。

“与冥界联军?”

众圣斗士听了大吃一惊。

童虎更是脸色骤变,怒斥道:“巨爵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那可是圣域的死敌!”

“从神话时代,我们有多少前辈和伙伴死在了他们手里,你知道吗?”

迎着教皇愤怒的目光,殷十七平静地点了下头道:“我知道!”

爱笑的眼睛很迷人

“知道你还敢说出这样的话!”童虎怒不可遏。

殷十七镇定道:“因为在我看来,联合冥界,是解决大地上两股异神势力的最好办法!”

“你——你——”

见得他‘毫不悔改’的态度,童虎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可是经历过上一次圣战的‘老人’,见识过圣战的残酷,见识过尸山血海。

无数同伴的死亡,让他与冥斗士结下了血海深仇。

庐山上两百多年的苦禅,虽然让他看透了生死,褪去了热血,但并不代表他就放下了过去的仇恨。

他只是将那些仇恨埋进了心底,让自己变得更成熟。

无论如何,他也无法理解,巨爵座想要与冥界联合的想法。

除童虎以外,其余圣斗士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因为先前海界与冥界的联合攻势,圣域死伤惨重,他们这一代的圣斗士也与冥斗士结下了不解的仇恨。

巨爵座的提议,他们也很难理解。

御座之上,雅典娜的心里倒是多了几分兴趣。

毕竟,她和哈迪斯同属于希腊之神,本身并没有什么直接的仇恨。

所谓圣战,也只是神明的娱乐游戏罢了,合作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不过,考虑到众圣斗士的感受,她也不好直接表露出来,只面不改色地说道:“谈谈吧,谈谈你提出这个建议的理由!”

殷十七认真解释道:“首先,奥西里斯所属的魂斗士和迦尔纳所属的梵斗士都很强大。”

“又因为他们联络密切,我们讨伐任何一方都会引来另外一方参战。”

“而以圣域的实力,纵使能以一己之力同时对抗两方,最后估计也会死伤惨重。”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还要留下一部分战力应付海界与冥界的骚扰,估计战事会愈加艰难。”

“可如果我们把冥斗士变成盟友,既能削减后方的防守压力,还能在前线战场上多一支强力援军。”

“如此一来,讨伐异神势力,必然是事半功倍,还可以顺带消耗一下冥界的力量,一举多得。”

众圣斗士听了似有所悟,但心中对冥斗士仍是异常抵触,根本不想与之联合。

雅典娜的心里倒是挺满意,手下难得有这么一个‘识大体’的家伙。

她随即点了点头,肯定道:“巨爵座的理由很充分,也很实用,吾认为可以尝试一下。”

“你们有人愿意代表吾去冥界走一趟吗?”

说着,她对底下众斗士投去询问的目光。

可惜,众人尽皆沉默,无人应答。

奥斯对此漠不关心,除了成神,几乎没有任何事能提起他的兴致。

其余圣斗士,除殷十七以外,大都对冥斗士持敌视的态度,但女神开口了,他们也不好公然反对,只得保持沉默。

等了许久,仍不见有人吱声,雅典娜也很是无奈。

圣域与冥界的仇恨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的,众圣斗士会有这样的态度,也是理所当然。

为防止自己的部属离心离德,她也不好强制命令这些人做他们不愿做的事。

好在,还是年龄最长的童虎识大体,率先打破了沉默。

“既然女神已有了决定,那就派我去吧!”

身为教皇,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连他都不支持女神,其他人就更不可能支持了。

为了圣域的大局考虑,他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

即便他心里极度反对女神的决定。

这就是教皇应该做出的牺牲以及承担的责任!

见得童虎表态,其余圣斗士也不再沉默。

“童虎老师,您是教皇,更肩负帮助女神管理圣域的职责,出使冥界这么危险的任务怎么能让您去呢?还是让我去吧!”巨蟹座里格尔郑重地说道。

“没错,童虎教皇不能冒险,还是让我们去吧!”金牛座戴达罗斯跟着表态道。

星矢也激动地说道:“童虎老师,您不能去,还是由我去吧!”

“我曾有进过冥界的经验,我去更合适!”

……

见得众人态转变,雅典娜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当即示意众人安静道:“你们都别争了,吾已经有了一个更合适的人选!”

说罢,她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队列最后面。

“还是由你再去冥界走一趟吧,巨爵座!”她望着殷十七说道。

“我?”

殷十七愣了一下。

“你曾两次进入冥界,经验十分丰富,所以吾想将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雅典娜认真地说道。

在场的圣斗士中,只有天琴座奥路菲、巨爵座殷十七、天马座星矢拥有进入冥界的经验。

但天马座与冥王关系特殊,有因果纠缠,若是派天马座进入冥界,无论成功与否,只怕都回不来了。

至于天琴座奥路菲,他已经领悟第八感,拥有圣域中数一数二的实力,还曾在冥界滞留了很多年,原本是最合适前往冥界的人选。

但奥路菲因为尤莉迪丝的事反叛冥王已成为事实,再入冥界,只会激怒冥王,以致有去无回,于联合无益。

剩下的巨爵座虽然两次进入冥界,更与冥斗士有过交锋,但和冥王并没有什么交集,更没有直接的矛盾。

让巨爵座去,不至于被直接打出来,至少还有见到冥王的可能。

闻言,殷十七的心里后悔不迭。

早知道,刚刚就不应该那么多嘴显能了。

深入冥界,朝见哈迪斯,这简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个不小心,只怕他就得死在里面。

xiazaitxt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