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6th 7月

爱德华的脸色尤其难看,紧握的拳头禁不住颤抖。

当时他所属的狩团队,落入小杰克设下的歹毒陷阱,除了他和马丁·史密斯侥幸逃脱,其余的队友都被杀害。

而在其后的逃亡过程中,爱德华更是经历了一场噩梦,慌不择路闯进小杰克的巢穴,再次落入对方魔爪,遭受恐吓与虐待,要不是乔安及时赶到救援,他早就死在小杰克的屠刀下了。

如今再次听到这个变态杀人狂的名字,而且对方还有谋杀罗尔斯导师的重大嫌疑,爱德华不免情绪激动,咬牙切齿地问小喵:“怎样才能找到‘弹簧腿’杰克!”

“爱德华,你先别冲动,只凭小杰克一个人的力量连木魔像都未必搞得定,更别提暗杀罗尔斯导师,现在我们更迫切需要搞清楚他那两个帮凶的身份,喵姐,你怎么看?”托马斯望向小喵。

“说到小杰克,就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他那位形影不离的老搭档‘大杰克’,也被称为‘开膛手’杰克,这个怪物可比小杰克厉害得多,我怀疑他也有份参与这起谋杀。”

小喵抚摸着自己的尾巴,苦笑着说:“至于最后一个凶手,仅从脚印无法判断出他的身份,既然他与杰克兄弟走的很近,正所谓‘臭味相投’,此人很可能也是一个变态杀手,保不准实力还要强过杰克兄弟。”

“喵姐,关于第三个凶手的身份,或许我能为你补充一些线索。”乔安突然开口。

“乔安,说说看你发现了什么?”小喵饶有兴致地问。

在众人的注视下,乔安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玻璃瓶,递给小喵。

“瓶子里的两样东西,是我刚才在破碎的玻璃窗前发现的,其中黄褐色的蜡质碎屑很可能是蜂蜡,此外还有两只死掉的胡蜂。”

“蜂蜡和胡蜂的尸体……这能说明什么问题?”瑞贝卡不解地问,“校园里有很多花圃,时常有蜂群出没,偶尔有那么一两只飞进实验室窗口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吧。”

甜美女孩小碎花裙俏丽生机写真

“出现在别的地方不奇怪,但是出现在罗尔斯实验室就不正常了。”

乔安从容不迫地分析道。

“奇诺每天晚上都会彻底打扫实验室的卫生,窗台擦拭得一尘不染,所以蜂蜡和胡蜂尸体不可能在奇诺被拆毁——也就是案发当晚之前——出现在实验室的窗台上,而从胡蜂尸体的干燥程度来看,已经死掉至少三天了。”

“案发之后的两天一直在下雨,这样推算下来,这些胡蜂只可能是在案发当晚进入实验室。”

“众所周知,胡蜂几乎从不在夜间活动,为何这两只胡蜂一反常态,于夜间飞进处于百尺塔楼顶端的实验室,并且最终死在了窗台上?”

乔安的问题使众人陷入沉思,直到班尼老师率先打破沉默。

“既然胡蜂不太可能无缘无故的半夜飞进实验室,那就只可能是被凶手带进来的了,说起胡蜂,你们是否还记得我们这半年来一直在追查的那个人?”

“‘牧虫人’伊达尔!”阿吱激动地跳了起来,“我早就该想到的,准是这个疯狂的邪教徒!‘杰克兄弟’与‘牧虫人’同属于‘原始教派’,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存在联手行凶的可能性!”

“如果第三个凶手就是牧虫人,倒是可以解释,为何凶手会在案发现场留下我们‘自由之子’协会的标记。”

班尼老师盯着那只装有蜂蜡和胡蜂尸体的玻璃瓶,眼神变得格外锐利。

“自从今年春天亚尔夫海姆地区爆发虫灾,我们就怀疑牧虫人是散播灾害的幕后黑手,借助协会的情报对他展开面追踪,还曾与他发生过多次冲突,对方想必因此对我们的协会怀恨在心,所以才会在谋杀罗尔斯大师过后故意留下我们的会标栽赃陷害,对我们进行报复!”

班尼老师的推测听起来有道理,但是乔安仍有一件事想不通。

“假定凶手就是牧虫人和杰克兄弟,他们谋杀罗尔斯导师的动机又是什么?原始教团也罢,凶手个人也罢,与罗尔斯导师之间都不存在任何恩怨,我想不通他们有什么理由非要谋杀罗尔斯导师不可。”

“凶手的动机的确是个谜,我们不该把视角局限在罗尔斯大师身上,当天晚上还有一位教授遇害,据说案发地点就在隔壁实验室,我们最好去那里侦查一下,或许可以得到更多关于凶手及其行凶动机的线索。”

阿吱的提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进入另一处凶杀现场,也就是沃尔特·李的实验室。

“看守‘风动梯’的巡警容易打发,几个小钱就能搞定,问题在于上了‘风动梯’之后怎么办?我们可没有李实验室的大门钥匙,如果强行撬锁进去,警方那边恐怕不好交代。”托马斯皱着眉说。

“这不难解决,我认识沃尔特·李的学生马丁·史密斯,他手里有李实验室的房门钥匙,找他过来帮我们开门就是了。”

爱德华迅速打出施法手势,施展环“风讯术”约马丁带着钥匙速来见面。

众人下了楼,在一楼大厅等了几分钟,远远看见马丁的身影匆匆走来。

“爱德华,急着找我有什么事?”

马丁还是那副未老先衰的模样,脸色苍白没精打采,衰退的发际线,已经无法用刻意向前梳理的发型遮掩住。

“我和乔安、托马斯以及几位朋友正在追查谋杀罗尔斯导师和李大师的凶手,现在要前往李大师的遇害现场进行实地侦查,需要借你的钥匙用一下。”爱德华向马丁伸出手。

马丁握着钥匙的右手揣在上衣口袋里,迟疑地问:“凶案交给警方调查就行了,你们何苦掺和进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托马斯怒冲冲地瞪着他,“遇害的是我们的导师,我们当然有义务查明真相,为老师报仇!话说回来,沃尔特·李死得不明不白,你作为追随他最久的学生,对老师的遇害竟然无动于衷,未免太冷血了一点,我不得不怀疑,你与这起凶案存在不可告人的关联!”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