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7th 7月

() 寻常人可能不知道,木匠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职业背后有着非同一般的背景。

家里有木匠做活时不能得罪木匠,因为他们会施法害人。

相传木匠祖师鲁班曾担心自己的徒子徒孙被人欺负,故而留下一本秘书,名为鲁班书。

此奇书上册道法咒术,下册解法医术。据说许多木匠都受此恩惠,就算会的不,也知其一二。

这段资料在林天赐上辈子不过是个传说,虽然自古就有不能得罪木匠的传闻,但信则有不信则无。

可这个世界不同,这是个能修真的世界。就算木匠真的会做法,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没有法力波动,最大的可能就是用了法宝。

“你在这儿三月之久,有没有找到任何像法宝的东西?”

林天赐问女鬼道。

“没有,能找到我早就出去了。”

且不说旁人,女鬼可是直接受害者,她又不傻,肯定早就把整个房子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什么犄角旮旯都找过。

也就是说,那件法宝没有放在表面么?

青涩美少女白嫩香肌阳光投影居家唯美写真图片

林天赐回忆了一下整个程府的布置和大概模样,现在他们所在的前厅应该是程府的中心位置。女鬼曾说她无法踏出程府一步,很可能就是因为法宝的作用范围就只有程府那么大,在中心布置法宝是许多做法之人必懂的知识。

如此看来法宝就应该在这正厅之中。

林天赐抬头打量。

墙壁都是砖石结构,打一个暗格放入法宝害人应该不难。但砌墙属于泥瓦匠的工作,他一个木匠应该没办法插手。周围的家具倒是都出自木匠之手,可没有足够的空间放入法宝。

一一排除之后,唯一能做手脚的地方就只有房梁了。

想到这儿,林天赐运起随风劲,空中连点两下跃上房梁。

“果然在这儿!”

细细观摩之后,林天赐发现房梁上有一处木头的纹理略有不对,伸手敲两下,背后传来空洞的声音。

法力灌入指尖,利用绵里藏针的法门下手一拍,只见木片应声而碎,露出背后的一个小洞。

洞内放了一盏仍在燃烧的小灯,灯边上有一枚青蓝色的玉坠。

不用系统鉴定,林天赐都能认得出那盏灯是什么。

聚魂灯!

这是邪修常用的法器,它具备将魂魄吸纳到聚魂灯附近的效果。当初马修平用的那个油灯相当于这盏聚魂灯的改良版,拥有存储魂魄的功能。

难不成又有邪派的踪影?

按捺住疑惑,林天赐拿起那枚青色玉坠。

冰魄蓝玉

描述:极北冰魂孕育出的玉珠,佩戴可清心明目,减少走火入魔的几率,同时也可用于拘魂引魄。

这可是个好东西,修士练功最为头疼走火入魔,现在这世上除了练气决不会走火入魔外,其他功法一旦连岔了都会给修士带来很大的影响,有了这枚玉坠修行之路更加平坦。

鲁班书果然不可小觑。

这两件东西都达不到法宝的标准,却两两组合能搞出比法宝还神奇的效果。

冰魄蓝玉入手,一股清凉之气顺着脉搏鼓动到四肢百骸,让林天赐精神一震。

同时他听到周围传来‘啵’的一声轻响,应该是困住女鬼的结界被打破了。

林天赐翻身下来,程月柯问道:

“道长可有收获?”

“喏,果真是那木匠做法害人。”

“他还害鬼!”

女鬼在一旁强调道。

程月柯见那盏油灯之火飘忽不定,神情有些恍惚。林天赐赶紧遮挡她的视线:

“不要盯着看,当心被勾走魂魄。”

她是一个普通人,这聚魂灯的效果对程月柯来说也是有害的,万一被勾走三魂七魄中的一个,这妹子后半辈子就只能在家人照顾下度过了。

俗称失魂症。

程月柯心有余悸的捂着心口后退两步:

“明日我便去报官,定要将那可恶的木匠绳之以法。”

林天赐摆摆手:“此事已经超出了官府能控制的范围。”

做邪法害人,这是修士的管辖,神符门控制的地界竟然有人如此大胆,真是不想活了。

另外这盏聚魂灯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拿到手的,那个木匠或许与邪派中人有所来往……

这帮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被正派联合围剿了几千年,仍然有漏网之鱼。

“程小姐知道那木匠住在哪吗?”

“这……”程月柯道:“做工的匠人都是管家去集市招来的,具体家住何处实在不明。”

意料之中,工匠流动性比较大,哪里有活儿就去哪。不过这难不倒林天赐。

他再次拿出神符经,翻找一会儿开始照葫芦画瓢制作符。

很快一张刚出炉的黄符便做好了。

“千里追踪符!”

把符往聚魂灯上一贴,前者顿时化作点点光粒。

林天赐的千里追踪有些名不副实,他的修为不行,这符的效果顶多覆盖梁城一城、万一找不到那人的话,就只能叫个师兄过来帮忙,想必听说有邪派的踪迹那帮逗比师兄师姐肯定高兴的跟过年似的跑过来……

天空大亮,太阳准时升起,梁城内的百姓仍然该干嘛干嘛,他们并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

当林天赐顺着千里追踪符的效果找到那名木匠时,他已倒在血泊之中,显然是被人杀了灭口。

致命伤是脖子上的伤口,形状古怪,不像寻常兵刃。

除此之外林天赐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只能确定这盏聚魂灯确实属于木匠所有。但聚魂灯背后代表的邪派踪迹然没有发现。

最大的可能是邪派之人发现林天赐进了程府,于是为防止火烧到自己,直接斩草除根。

此事非同小可,这木匠不过是个弃子,邪派的出现给此事的严重性提了好几个等级。

林天赐当即便用真传弟子令牌给师门发去消息,通知掌门师伯张百熙又发现了邪派踪迹。

那时候张百熙正在喝茶,接到消息一口茶直接喷出来,心说天赐这小子怎么这么点背,到哪都能碰到邪派?

不过他也没敢怠慢,马上给其余九大门派的头头脑脑发去消息,一时间修真界风起云涌,无数各派弟子组成包围圈进行地毯式搜索朝飞邹国扑过来,力图将露出一点尾巴的邪派妖人捉拿到斩仙台处决。

当然,这些事儿我们的林小哥儿是不知情的,他发完消息后搜索一阵,没费什么力气便在木匠身上找到一本古书。

书册不,不仅有很多缺页,书籍本身也被虫蛀的不行。

这便是一部分的鲁班书。

拿到一本秘籍,林天赐一点都没有想学习或看看的打算,就近找了个烛台将此书烧毁。

传闻修习此书者必然占了鳏、寡、孤、独、残中的一样,故而此书别称缺一门。

此法过于邪门儿,林天赐本身作为神符门人有得是法术武艺可学,用不着窥视这门道法。

做完这些,他便带着愤愤不平的女鬼返回了程府,通知程学士让他用官方的力量将此事压下,尽量不刺激到木匠背后的邪派修士,免得对方狗急跳墙。

一个肆无忌惮的修士能造成的破坏相当可怕,弄不好会使百姓遭受巨大伤亡。

这就是正派之人的无奈之处了,你在乎老百姓,而对方邪派完不在乎。

能做的都做了,林天赐也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毕竟只是个刚刚筑基没多久的小修士,这点修为搀和进正邪大战中当炮灰都不够格。

正所谓咸吃萝卜淡操心,天塌了有高个的顶着,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

早上睁开眼睛,除了程家的天花板外,还有个不应该存在的家伙。

“天赐,你醒啦。”

“你再不躲开我就要长睡不起了!”

女鬼结结实实的把林天赐压在身下,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鬼压床。

误会尽除,这女鬼倒是没对程家父女如何,反而缠上了林天赐。

她叫玲珑,是鬼修门派大空派的门徒。只因师傅一句‘你有情缘未了’结果这个花痴女鬼就冒冒失失的跑出师门找她的情缘去了。

在她看来遇到林天赐就是自己缘分,而林天赐则感觉……妈卖批!

虽说自己完不怕鬼,曾夸张的比喻就算一觉醒来床上多了个女鬼也能镇定自若的说一句‘大妹子,约么?’,但这真的只是比喻,他一点都没有想玩一玩人鬼情未了的打算。

废话,多凉啊!

我指的是抱在怀里,想歪的自觉去面壁。

如果林天赐是凡人,那就真的是‘今生情尽空悲切,来世再续未了缘’。可他是个修士,论寿命跟鬼修也差不多……

按理说有个容貌正点的妹子整天缠着你,应该是许多男人梦寐以求的,哪怕对方是个女鬼又怎样?除了身体凉一点外没有什么不好。

要知道,鬼修该有的东西基本都有……

可玲珑这家伙缠的过头!这才见面多久啊,就特么跟胶皮糖似的死死贴着林天赐不放手,级别都快赶上性骚扰了。

更惨的是,人家会瞬移,修为似乎还比林天赐高点,他想跑都甩不掉。

“天赐来跟我双修吧。”

“……”

这就是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妈蛋你可知道双修是何意?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女方若是主动男方的抵抗肯定不高,问题在于这特么已经不是主动的级别了啊!

跟踪、挑逗、性骚扰一气呵成,是女流氓中的豪杰。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