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Fhaini1943 on 27th 7月

() 造化仙人并不以卜术闻名,他以前最擅长的是法咒与拳脚功夫,剑法方面造诣也还算不错,却也不能称得上登峰造极。

但造化仙人手里有一灵宝,名九天神算,能算尽天下事。

加之他早已成就劫仙,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卜术的限制对他而言几乎不存在,配合九天神算,实乃当世无敌。

所以当造化仙人说未来修士有一劫,那就真的有,且避无可避。

“你师父……没说究竟何事?”

凌云子摇头道:

“仅仅只是密谈,此事连我掌门师兄都未告知,不过师父还说,是一劫,也是一机遇。他现在正为此事而奔走。”

“事关重大,此事最好……“

“不必,师父与我说,就是不希望闹的沸沸扬扬,另外,我猜测……”

凌云子犹豫道:

“可能跟新一代的弟子有关。”

“你说流星之子?”

时尚运动型之阳光美女图片

沈依白有些不解:

“你徒弟林天赐我见过,跟你一个德行。”

“……”

这算夸奖吧?

“资质确实非常人所能企及,但连天仙都无法身而退的大劫,还未成长起来的流星之子又有何能耐?”

“这我不知,只是多多少少有一些预感。”

沈依白思考片刻,道:

“好吧,此事你知我知,不会告诉别人。”

说完沈依白哭笑不得道:

“你就因此决定跟我做个了结才不躲着了?”

“因为若是再躲下去,说不定等大劫将至,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就如广寒……”

说道广寒真人,两人皆沉默下去。

半晌,凌云子道:

“我见过广寒的第三世了,他现在成了烟州的一个小地主,每天过的快乐逍遥。”

物是人已非,转过一世便记忆消,何况广寒真人都转世三次了。

沈依白不知如何接茬,但看凌云子意志消沉,她就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广寒已经死了,烟消云散了。你就算再有愧,又能如何?”

见凌云子眼中光芒浑浊,沈依白心中一惊,赶紧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

这一下抽的凌云子原地转了个圈,还没明白咋回事,就又被沈依白拽起来。

“你给我清醒点儿,你当日轻薄于我,这些年我可曾跑去神符门找你?我对你有意,这也是我自己的事,你是否回应,则是你的事,不需要因此心生芥蒂。好好想想,别让心魔钻了空子!”

凌云子正要反驳轻薄的事儿,闻言眼神逐渐恢复清明,突然笑道:

“哈哈,向我凌云子逍遥半生,今日却一叶障目,被心魔蒙蔽。”

以凌云子的个性,他怎么可能如此的正经?

地仙修士,修至二品,将要过名为‘心魔’的瓶颈,各人都有各自的不同。

这心魔会悄无声息的放大该修士的生平憾事,并以此牢牢困住修士,让他不得寸进。

这一点大家都清楚,可问题是,中招者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什么时候会被心魔所控,且这一步想要靠自己意识到极为艰难,必须靠外人点醒。

沈依白的一巴掌就是起到了点醒的作用。他笑,就是因为刚刚才意识到了被心魔找上门,自己还傻乎乎的不知道。

当然,心魔没那么容易排除,意识到只是第一步,剩下的步骤依旧不容易。

不过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见凌云子恢复了常态,沈依白放下他的衣襟,而凌云子则又撕下个鸡大腿塞沈依白手里:

“吃吧吃吧,放在这儿撂着也是浪费,每年我准备的三眼珍珠鸡都被我自己吃了。”

“什么浪费,你就是嘴馋,而且这是我玄云宗的鸡。”

不过,这倒也确实是凌云子的一贯风格。

当年几人游历之时,凌云子便是如此,最爱吃鸡,而且每次总是先抢鸡大腿。

但每次,也都把另一支鸡大腿留给沈依白。

正在此时,天上划过一道遁光,有一人驾云而来,一看下面的凌云子和沈依白,赶紧落在地上奇怪道: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你们俩居然碰到了一起。”

来者,正是兽王堂的掌门许鹏飞。

凌云子满不在乎的晃了晃手里的鸡骨头:

“快来,我请你吃鸡屁股。”

说到这个,许鹏飞就一肚子怨念:

“你们倒好,一个吃鸡,一个喝酒,每次我来的时候就剩下一地的鸡骨头跟空酒壶,我还得打扫卫生……”

三人对视,随即哈哈一笑。

像这种朋友齐聚的日子,真是越来越少了。

许鹏飞拿出香炉,插上檀香,又摸出板栗杏仁儿等干果,这也是当年广寒真人喜欢吃的。

三人就这么在坟前喝酒聊天,许鹏飞刚端起酒杯对凌云子说:

“前些日子你徒弟到我那儿逛了一圈,小伙子挺不错,要不是看他有个鬼修姑娘跟着,我都想招他跟我徒弟凑一对儿。”

凌云子得意道:

“你也不看看是谁徒弟,当然牛逼,那小子桃花运好得很,姥爷是神机门的修士,还给他安排了个相亲对象,他老大不情愿了。”

沈依白则奇怪道:

“你作为师父,居然不管?”

“我管他干嘛?”

语气居然如此理直气壮?

摊上这么个喜欢放任自流的师傅,林小哥儿也算倒霉。

不过也正因为凌云子不靠谱,太师傅造化仙人和包括白虹仙子在内的三个师伯才会对林天赐关照有加,要不是知道凌云子什么个性,还以为这家伙算计好的。

而说到林天赐,凌云子举着酒杯高声道:

“你们几个小崽子出来吧,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于是林小哥儿几个就面带尴尬的从矮墙后面鱼贯涌出,纷纷抱拳行礼。

现场三个地仙修士,怎么可能察觉不到林天赐他们在附近偷看?

话说回来,林天赐他们根本没听到凌云子和沈依白他们说了什么,因为两人说话间用了隔音结界,直到刚刚才解除。

林天赐只看到凌云子挨了沈依白一巴掌,然后还跟神经病似的哈哈大笑。

挨打也不至于这么高兴吧?我难道拜了个抖师傅?

不过几个小伙伴都不傻,仅仅看看画面就知道凌云子与沈依白关系匪浅,尤其是联想到许鹏飞说过凌云子曾有一段桃花劫……

这里面有故事啊!

不知道要是张嘴叫沈依白师母会咋样?

林天赐脑子里的想法始终在挨打的边缘大鹏展翅,不过嘴上倒是没这么说。

沈依白带着面巾,别说表情,长什么样儿都看不清楚,凌云子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更是完无解,而许鹏飞又刚来,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感觉有点难八卦一下。

“你们几人来此作甚?”

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而沈依白似乎有点不太好意思,但也可能是错觉,因为她的语调就跟齐涵韵似的,很少有波动。

林小哥儿四个对视一眼,坦白道:

“弟子不过是来参加庙会,看到有驱人符,有些好奇……”

沈依白转头瞪了凌云子一眼,这孙子贴符都贴的不走心。

凌云子自然还是喝酒吃鸡,满不在乎,看得人想揍他一顿,就像他自己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德行是改变不了的。

伸手虚空一抓,沈依白从空气中抓出根画轴。

那东西像是有些年号了,画纸泛黄,木轴有很多地方都掉漆腐朽。

她把东西丢给林天赐,对他说道:

“我观你有一门寒劲功夫,可是当年雪梅夫妇的傲雪掌?”

林天赐接住画轴,闻言有些奇怪沈依白怎么突然说这个。

她会认识傲雪掌并不奇怪,因为雪梅夫妇以傲雪掌暗香拳闻名天下的时候,正好是凌云子沈依白这代弟子成长之际,就算没见过面,也都多有耳闻。

见林天赐点头,沈依白又道:

“傲雪掌乃雪山派的功法,雪梅夫妇又以傲雪掌的法门创出了暗香拳,当年我与你师父还曾经汇合三五好友一起闯过雪山派旧址,你能得雪梅夫妇衣钵,也算有缘。此物记载了雪山派开山祖师所留洞府的秘要,你既学过傲雪掌,便去看看吧,说不定能得到传承。”

要不是前两天听齐嘉瑞说过傲雪掌来自雪山派,林天赐就没听过有这么个门派,不过一派开山祖师的洞府,肯定不可小觑。

沈依白补充道:

“雪山派开山祖师可是劫仙,他在立派之后留下洞府飞升,是为给门下弟子留的机缘,我等不会傲雪掌,无法打开洞府,那里或许只有雪梅夫妇曾经去过,你等去之前做好万准备,切莫掉以轻心。”

所谓的万准备,就是一定要备好保命手段,说的更明白点,就是飞遁离俗符。

有这玩意儿在手,除非天仙大佬亲自出手干预,不然再怎么也能保住小命儿。实在不行,飞遁离俗符也能给师门带去信息,让师门知道弟子死在什么地方,方便找地府要人复活。

因为是劫仙洞府,又没提前进去探查过,哪怕天仙都无法强行打开,沈依白当然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设置,危险性还是有的。

但仔细想想也不用太境界,毕竟是雪山派开山祖师留给弟子的机缘,加上当年雪梅夫妇可能曾经进去过,那时候他们的修为还不见有林小哥儿他们高,应该问题不大。

沈依白解释完,凌云子道:

“今日所见之事……”

林小哥儿收起画轴,十分上道的说:

“弟子什么都没看见。”

“然也。”

众人:“……”

这对师徒,果然有毒。

class="last-menu-item menu-itemclass="">